本站域名可出售转让,联系QQ:984014
当前位置:针灸贴的作用和功效两性老公要我接受他的网络情人
老公要我接受他的网络情人
2022-10-07

公司的职员网络,让我们相识,使我成为他现实生活的妻子;还是网络,让他们相识,使他拥有一个网络“妻子”。我从没有想过,曾经给我带来无限幸福的网络,竟然又给我带来无限的伤害,现在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如何面对这种局面。

和很多女孩一样,我喜欢幻想,相信缘分。我相信冥冥中有个人才是我的“白马王子”,但有缘才会相遇。我一直在等待这样一个人,以至于我错过了生命中很多好男孩,只因为我觉得相识的方式不特别。

我期待那种在街角浪漫的邂逅,一个眼神,一个微笑就足以表达一切。25岁了,我一直没有男友,妈妈很着急,到处帮我介绍男朋友,我从不去见面。不是因为男孩的条件差,只是因为我不喜欢两个陌生人大眼瞪小眼地不知所云,我怕自己会忍不住笑场。

23年,网络已经铺天盖地,我也迷上了网络,常常浏览网页,听听音乐,在聊天室时我通常都是看别人聊天,心血来潮时才发言说几句。就是这样,我认识了阿冬,他和我一样话不多。有一天已是午夜了,聊天室的人走得差不多了,只剩下我们俩。

我们很随意地聊了起来,也许是因为隔着一个屏幕,一根网线,人却仿佛更亲切了许多。平日里不敢说的话都说了起来,我们越聊越觉得有共同语言。我们都喜欢听张学友的歌,都喜欢余秋雨的书。我们总有说不完的话,天南地北地侃,我从不知道原来自己也是很能侃的。他感觉我是一个略有些忧郁,喜欢浪漫的小女孩,是一个喜欢不撑伞在雨中漫步,因为某首歌,某样东西也会触景生情的女孩。

我觉得他太了解我了,我常常会莫名其妙地忧伤,我觉得他就是为我量身定做的那个人。那时电视报纸都在说网恋的可怕,可我觉得他和那些专在网上骗女孩子的人有些不同。因为一个骗子不会取这样一个极普通的名字。我问他阿冬是不是他名字中的一个字,他说是的。我渐渐喜欢和他聊天,也开始期待每天上线遇到他,我从未这样盼望见一个人,常常魂不守舍。阿冬也是如此,他说在网上很少遇到像我这么坦诚的女孩。

在第一次见面前,我们没有在网上交换照片。见面的那天,我刻意打扮了一下,穿上最喜欢的一条蓝色裙子等在咖啡屋门口。我来得比较早,来来去去很多人,我却一眼就认出了哪个是他。阿冬有着上海人特有的白净斯文,阿冬也是很自然地就走到我跟前,很熟识地说:“是你吗?”我们之间似乎很有默契,一起走进了咖啡屋。

我们之间的聊天很轻松自然,没有任何一点的紧张和不自然。我们越谈越尽兴,我一直笑着,阿冬的眼神中也都是惊喜。那晚我们聊到很晚,阿冬送我到家门口,我觉得他是一个细心体贴的男人。

网络中隐藏着铺天盖地的骗局,我庆幸自己居然能在茫茫网海中遇到阿冬。我们几乎天天见面,一回家就上网,在网上情意缠缠地聊着,感情急速升温,像坐高速电梯一样,快得自己都感觉不可思议。

我每天都陶醉在和阿冬的两人世界中,我们一起逛街吃饭,任何平常的小事都变得有意义起来。有一次,我们要去浦东,阿冬突发其想地说:“我们不要乘地铁,从外滩乘观光隧道去吧。”在上海那么多年,我从未想过要去乘隧道,我欣然答应了。

在高科技技术的渲染下,隧道里的灯光变化莫测,美丽非凡。仿佛身处海底,色彩斑谰的鱼儿在身边游来洲去,观光车每到一处,风景都千姿百态,令人心旷神怡。我仿佛身处梦境一般,一切都是那么奇妙!突然行到一处一片漆黑,我失声叫起来,阿冬紧紧抓住我的手,他的手厚实,让我有种特别的安全感。这时,我听到他轻轻在我耳边说:“放心,我会在你身边的。”

那次隧道之行,使我们的感情又上升了一个台阶,见家长似乎就变得顺理成章了。阿冬是家里的独子,又在外企上班,加上他的沉稳和谈吐都让爸妈很满意。我的爸妈都是实在人,从未想过让我嫁个大富大贵之人,阿冬正好符合他们心中女婿的条件。很快双方家长见了面,谈婚论嫁起来。

(责任编辑:zxwq)